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bv娱乐资讯 > 新闻资讯 新闻资讯
化解金融风险须加快信用评级建设 ——访全国政协委员、国泰君安国际董事会主席阎峰
2018-07-23

随着资本和信用全球进程的深化,信用评级对金融市场的发展、金融体系的稳定和安全都具有重要意义。全国政协委员、国泰君安国际董事会主席阎峰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信用评级的话语权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一个主权国家在国际金融体系中的地位,缺少话语权将意味着影响本国金融产品的定价权。

在阎峰看来,信用评级体系建设落后,信用管理、监管和法制建设滞后,对失信机构、个人惩治力度不够,造成信用市场上违法成本较低而法治不彰,甚至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现象。事实上,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曾多次出现信用风险集中爆发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威胁金融稳定和安全的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我国现有的信用评级监管模式停留在根据债券发行主体资格和债券类型,由央行、证监会、发改委作为债券准入监管机构,审核评级公司承担具体评级业务的资格层面。我们还缺乏足够的市场机制和自律机制,尚未形成机构监管和行为监管结合、市场准入和市场退出监管配套的统一监管框架。“多头监管的模式,导致评级机构恶性竞争、监管缺失、利益冲突严重导致评级泡沫等突出问题。同时信用评级体系和监管体系建设严重落后,出现信用评级失准失真甚至劣币驱逐良币现象,影响了信用评级对信用市场有效性的提升作用,成为影响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短板之一。”阎峰说。

我国经济走向高质量发展的背景下,如何快速完善自己的信用评级体系,建立符合自身发展的科学评判标准?应从哪些方面发力?阎峰指出,加快建设有效的信用评级体系,为授信活动提供作为信用风险管理“预警机”和“精确制导武器”工具,是完成三大攻坚首要任务、健全系统性金融风险防范体系、化解金融风险的治本之举。

为此,阎峰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一是加强法治基础设施建设,修订法律法规,统一监管思路,实现机构监管和行为监管分工协作和有机结合,并加强执法提升信用评级价值。同时,在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前提下,要勇于打破刚性兑付,通过“定向爆破”释放风险,真正实现利率市场化,维护风险定价机制和市场优胜劣汰职能,并建立“资本约束限制杠杆、打破刚性兑付披露违约、风险自担买者自负、加强法治严格执法”的信用市场文化,从而凸显信用评级这一无形产品和金融服务的价值;二是明确信用评级纳入央行监管范畴,避免多头监管。信用评级是信用体系建设的重要环节,为避免多头监管和监管套利,在遵循现有的国家金融监管框架安排条件下,在信用评级监管模式的顶层设计中,应明确将信用评级机构和评级活动纳入央行专责监管范畴,彻底避免多头监管、杜绝监管套利;三是采取央行主导模式,以外汇管理局模式成立信用管理局,提升信用监管地位,强化央行信用评级监管和信用管理监管职能,落实问责机制;四是从顶层设计角度,根据信用评价对象、信用报告形式、收费模式的差异,将信用管理机构区分为信用评级机构和信用报告机构,设立双层监管架构;五是以银联模式建立国家级权威信用评级机构,同时鼓励民营和外资信用评级机构的设立和发展;六是以征信中心为基础,会同各金融机构以银联模式建立一家核心的信用报告机构,开放外资信用报告机构参与,吸收国外同业先进经验,以买方付费模式提供企业信用报告和个人信用报告服务,确保信用报告质量及工作的可持续性。

“高效运行的信用评级体系属于国家金融基础建设的重要内容,通过以上几方面工作,有望建立起有效的风险预警机制,起到有效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重要作用,从而真正做到长治久安。”阎峰最后说。